귀여운 그림자

静听松风寒:

第一次尝试修仙类型的图,没什么特别的想法。其实还是很武侠,唔……我还是不大喜欢修仙风格的图来着……


前几周去魔都,火星时代请了西山居的主美开了讲座。

感觉好像期待过高了,前面人力资源管理讲了很长时间,一直在宣传公司食堂。美术讲座嘛,本身就想听听主美们对设计的看法什么的,结果并没有讲到很多内容。狸曰老师的绘画经历听了一些,然后我就被基友们叫走了。不过稻草男老师的绘画过程会让很多火星的同学大开眼界吧,画得非常快。

当然速度也是和画功挂钩的,大量的练习也是很有效,但是不能埋着头画画,得去思考,才会事半功倍。

DM添:

你无声的悲伤------观《金刚》有感创作。这段时间基本没有动过笔,自己想画的东西都画得差不多了。现在觉得想画画的心情是需要相应的时间遇到一些事或者人,由感而发的创作,那样的作品,包含着情绪,有着灵魂,才是真正有灵魂的作品,才能传达自己的思想和精神。而且我一向觉得真正的绘画过程是饱含情绪,是开心或者悲伤的。大家有何理解?

架子:

丫头,谁欺负你啦?报告,不是我!

Bozi的米勒日记。:

【念桥边红药,年年为谁而生。】

 

那部电影里面,女主很认真地对男主说,我愿化身石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打,只为你一次从桥上经过。

 

或许是我过分地美好了那段情节,或许那段情节根本从来没有发生过。可我还是愿意这样去考量,那个维度之中。有人愿在佛前静修五百之年,换得与你的一次擦肩而过。横跨流水千五载,只为承托一个有缘人。

 

许最重的诺,期待最轻的错过。

 

一直在等,抱着一定会遇上的勇猛。像寻宝者一样穿街过巷,留意每一只路过伫立看我的猫;感受走过每一个地方带给我的时间感,从那下水道口边的落叶,荒废的绿化岛上的花。生来就为了寻找命中的每一个遇见。

 

高中迷恋诗人柳永,才华不说,有市井之地,就有柳词,你说,晓风残月,千种风情,无人与说。生前流连风月地,死后三千名妓送行上花。倒也不是在意他的风流多情,而是他的宽大平等。青楼名妓,那个时代人们最漠视的一个阶层,那个最容易忘记一个男人的阶层,偏偏记住了同一个男人。他为她们思量,以她们为题,写她们的情,写她们的景。他蹲下心,仔细地看她们的心。

 

终其一生,白衣卿相,把功名换成酒杯的洒脱,也有一个等而不得的人。

 

白素贞和许仙。

金岳霖和林徽因。

 

反正好像是不是,最好的人与最好的人遇见,总是不会有最好的结局。

 

风儿来过的上一个夏天,吹进眼里的沙子模糊了你我的视线。因为遇见,所以擦肩。有好多来不及说的话被掩埋在有淡淡柏油味的校道里边。那天肯定是刚好吃进了一根大大的鱼刺,哽咽了我所有挽留的声线。

 

我常喝酒但是不酗酒,玩大话骰可以劈倒好多个人。

我能接受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流浪,只要是和你。

我只有一丁点儿的创意但是没有承载的对象。

我喜欢你或者爱你,但不会就这么告诉你。

我会因为一个白日梦而兴奋得笑出来。

我阅读但是不读书,除了课本自传。

我会码字拍照,虽然都不是很厉害。

我喜欢夜晚但是从来不去夜场。

我会告诉你我梦见过你。

我不是经常都很浪漫。

我只有点小聪明。

外表会很开朗。

内心很柔软。

喜欢温尔。

其实我。

就是,

我。

 

一直在等一个肯蹲下心来看我的人。

数落数落我:“混蛋,你丫的就是笨死了。“

 

T^T 早晨没给你带吃的  都没敢喵你~就悄悄从你身边走过

刚从你身边经过 你就突然间喵喵喵的冲我奔过来!真的是飞!奔!过来的!!

我T^T..可是我赶着上班 真的不能多停留 好感动啊喵!

最近我发现 真是好多人都疼你啊 那个来这里出差的叔叔~会好有爱的喂它吃喂它喝

还会跟餐厅的服务生说 要是看到猫 就喂它点吃的~

昨晚看到柱子下放了个饭盒 里面装了鱼肉 肯定是那个叔叔给你带的 我不知道你是吃饱了还是不爱吃 剩好多(所以我就说我不能多喂你猫粮了T^T 那个叔叔也说 不要给它多吃 说是上火 是么~ 我也不知道 而且听说其它流浪猫都会跑餐厅里找吃的 就你不进去 每天在车底下 是等我么T^T)

每次我判断你吃饱没~就是看你理不理我~有次你喵喵喵的叫我 我就给你喂了猫粮~那个叔叔经过 告诉我它吃过了 刚才已经给它喂了鱼肉了 骗纸喵~吃饱了还向我讨猫粮~><然后吃饱后就不让我摸 可是又会跟着我 奇怪的喵~你说你想干嘛~

原本还以为你忘恩负义 谁喂吃的就蹭谁 那叔叔说~也不知道为什么 它就跟他玩 别人都不搭理的!唔!所以 喵喵好聪明!知道谁是友善的!